快递派费上涨,小哥一个月约多赚800元,快递费会涨吗?

2021-10-20 08:41:39    来源: 钱江晚报

分享到:


“快递小哥集体涨工资!9月1日起,通达系、极兔派费上涨0.1元!”上周,一则消息霸占了热搜,引起了好多人关注。究竟上涨的一毛钱派费,有没有随着9月1日一起到来?记者做了一番调查。


上涨的派费9月2日一早就到了


有的是个人直达,有的是网点代收


小王是杭州主城区一家通达系网点的小哥,干快递有四年多了。他告诉记者,最近这一周的心情,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


“刚开始刷到涨派费这个消息,我们真的是激动,头一回啊!”小王说,自己每天的派件量大约有三四百票,平均每个月有1万票左右,“每票派费上涨一毛钱,一个月起码七八百,甚至1000块。”


小王告诉记者,也就是说,最起码可以多赚一个月的伙食费。


怀着期待的心情,9月1日一早,小王就开始刷起了手机,没有,小王失望了。


从早到晚,刷了又刷。问了其他同事,也没有。“怎么完全看不出上涨的迹象呢?说好的9月1日上涨派费呢?”有一次,小王几乎绝望,甚至想过不干了。


没想到,9月2日一大早,小王派的第一单,系统里就多了一行“权益派费:0.1元”。“原来,从9月1日开始派费上涨,指的是9月1日揽收的快件,所以我们末端感受到的时间是在9月2日。”


上涨派费,在义乌经营一家快递网点的小张不觉得意外。


快递员涨派费并不容易。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一次是在2017年,四年才涨一次。不过,就在今年7月,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明确了到“十四五”末期要实现的主要目标,即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的相关制度机制基本健全,快递员群体薪资待遇更趋合理,社保权益得以维护等。


有了政策层面的支持,“涨派费”不是空喊口号。


“我们义乌网点,涨一毛的话,派费差不多是九毛左右吧。”小张告诉记者,上涨的派费已经下发到网点。


小张的网点规模不算大,一天派件量大约七八千单,小哥有30来号人。


“我这里的老员工最久的跟我一年多,最短的干一两个月就走了,工资六七千都不愿意干。整个行业现状就是流动性高。”小张很无奈,“工作比较累,压力也大,被投诉的话就会被罚款,很多人都做不长。”


这次总部直接上涨派费,小张还是挺高兴的。“希望能激励大家,跟我们一起干完双11吧。”



使用代收点,多接散件


也是网点增收好方法


老陈在留下经营一家快递网点已经8年多了,现在小哥有70来号人。


在老陈的印象中,从2018年开始,由于连年的价格战,末端派费一直在跌。“尤其是今年上半年极兔掀起的价格战,还有丰网,也是来势汹汹。”老陈说,现在价格战停了,但是大家也不敢轻易涨价,就怕客户流失。


“现在干快递不是赚多少钱,而是一不留神,就经营不善,甚至亏钱。”老陈说。


在这1毛钱的派费背后,不仅是快递员的生存状态,我们同时看到了快递网点的处境。走过野蛮生长,如今快递网点也不像以前大赚特赚,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过程。末端网点的淘汰与否、盈利与否,虽然与大环境、公司政策有关联,但最重要还是个人网点的经营能力、管理能力。


在老陈的片区,按照派件难易不同,小哥派费也不同,绝大部分人月收入可以过万。“干快递这么累,每个月没赚万把块钱,谁肯来干?”


之所以能完成这么多业务量,是因为派送的效率不断地提高。一方面,随着新小区陆续入住,包裹从分散变得集中,派件难度降低了。另一方面,老陈鼓励小哥们,充分利用菜鸟驿站,提高派件效率。“菜鸟驿站既对行业效率是一种贡献,也为解开‘快递公司上门难题’找到了‘按需上门’的线头。”


实际上,国家邮政局多年以来也一直在鼓励把末端设施纳入城乡公共设施规划,支持末端服务设施多元发展,支持共享末端,加快推进智能快件箱、快递公共服务站等末端设施建设。


目前比较典型的社区快递末端设施,除了菜鸟驿站之外,各大快递公司也有自己的代收点,比如圆通的妈妈驿站、中通的兔喜、百世的百世邻里等,一些社会代收点,比如小区楼下的小卖部、超市等,甚至小哥自己也会去做驿站。


现在每天有3亿个快递需要派送,如果没有驿站这样的末端设施,这些单量必然会冲垮快递网点和配送体系。共享末端像三峡大坝一样,对快递起到了有序分流的作用。快递网点加大与共享末端的合作,能更好提高效率,长久地运营下去。


从2019年开始,老陈开始鼓励小哥们做菜鸟裹裹的上门取件业务。


菜鸟裹裹寄件平均客单价远高于普通电商件。“一个裹裹件的利润相当于我们10票电商件利润。对小哥来说,用‘天价’来形容也不为过。”老陈解释。


2年多过去了,老陈的网点现在专职做菜鸟裹裹的小哥有8人,兼职做菜鸟裹裹的有7人。“相当于给小哥们多一份外快,大概能增长10%~30%。”


同时,这些快递散单也成为网点增收的重要来源,显著减轻了网点的成本压力。


老陈现在最大的希望是,大家能对小哥多一点理解。他告诉记者,快递员的流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客户投诉导致的罚款。“干快递就是为客户服务的,需要规章制度来约束,但部分不怀好意的人利用了规则,从中获利。不否认好人很多,但个例足以对小哥造成致命打击。”


在老陈看来,每个人生活都不容易。“除了政策层面的关怀,希望更多用户能理解我们,多一点宽容。”


实习编辑:李黄祺

责编:高玥飞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湖州发布”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电话:0572-2399185| 举报邮箱:hzzxjbyx@163.com| 湖州市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湖州在线违法和不良信息受理处置办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100 浙新办许可证编号:0052 网站备案号:浙B2-20060146-1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1107217

版权所有 2003-2021 湖州智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浙公网安备 33059102000007号

百度